• 首頁 > 新聞 > 文娛 > 正文

    王力宏:學音樂是一輩子的馬拉松,不是一場短跑比賽

    2020-07-19 14:14圖文來源: 北京青年報

    “2020 年下半場……現在開始!” 7月1日零點,王力宏發布了這條微博。

    在剛剛結束的上半年,王力宏的工作并未因疫情受到過多影響,他發布新歌、云錄制節目、線上直播表演……通過各種方式與大眾見面。他所參與的音樂勵志節目《天賜的聲音》連續十二期收視率奪冠,遙遙領先同時段其他節目。節目中,擔任音樂合伙人的王力宏實力演繹了歌曲《飄向北方》,平均每秒說唱8個字,語速驚人引起熱議,網友直呼“王力宏的說唱是神級表演”,相關微博閱讀量近3億。

    此次疫情不僅給已經出道25年的王力宏帶來了新的工作體驗,也讓他對于生活有了難得的新體會。他在家中堅持鍛煉,和朋友視頻聚會,近期還學起了烘焙,追尋童年時期媽媽制作的面包獨特味道……

    6月底,我們獨家專訪了王力宏,和他一起暢聊疫情期間的工作和生活,以及他對當下音樂發展的感受。

    希望疫情之后

    我的唱歌水平比以前更進步

    “難道所有的前置作業都打水漂了嗎?”疫情對音樂行業影響最大的就是演唱會,就在全國開展全面抗疫工作的同時,王力宏工作室在1月23日發布了公告,暫停原本定于3月開始的“王力宏一起取暖(限量版)”全球巡回演唱會計劃。

    不僅僅是工作,讓王力宏忐忑不安的還有另一件事情。2019年12月,王力宏曾赴武漢參加演出,之后去云南昆明舉辦演唱會時發了高燒。雖然很快就好了,但相關消息不脛而走,在網絡上被謠傳為感染新冠肺炎。“幸好那個時候就做了核酸檢測和抗體檢驗,結果都是陰性的,我才放心。”他也發布了洗手照在微博作出澄清:很慶幸我和家人都健康……

    “疫情期間最難得的是,每天都可以非常規律,不再有通告到半夜,或者是日夜顛倒拍戲的不規律生活。這對歌手來講其實是很難得的一個訓練時間。因為練唱歌與健身一樣,需要規律的持續的每天鍛煉,才會慢慢累積。去年我集中花了很多時間去健身,發現健身、減脂、增肌并不是幾個月就能完成的事,更不能以為這個月休息,下個月做兩倍的努力就可以維持平衡。一定要每天做,或者至少一周要練五六天。唱歌同樣練的是肌肉,因為在鍛煉很多平常用不到的小肌群,所以必須有恒心,必須每天堅持。”

    連續60天,王力宏通過zoom和他的唱歌老師上課,希望自己的唱歌技巧沒有退步。“我相信這段時間大家沒有舞臺表演機會,很多歌手的技巧都會退步。希望疫情過了之后,可以開演唱會的時候,大家會發現我的唱歌水平甚至比以前更進步。”

    不僅是上課,王力宏和朋友也通過視頻聯系,“這段時間大家在家或許會感到孤單,會想念聚會,我會約朋友一起通過視頻聚會吃飯聊天,也覺得特別親切,孩子們也會用視頻會議交流和玩耍。”

    感受著規律生活的王力宏,也在關心著疫情的發展,他希望用音樂傳遞著愛和力量。

    與粉絲一起參與公益音樂

    是我這份工作最值得的一刻

    “往年身為公眾人物,面對天災人禍的時候,我們都會想可以去做什么。但是這次真的是不一樣,我們哪都不能去,只能在遠方或是在家,做一些線上活動和支持。”王力宏談道。

    疫情暴發初期,他就立刻參與了歌曲《堅信愛會贏》的制作。這首歌曲是疫情暴發后文藝界創作的第一批作品,由成龍、黃曉明、譚維維、肖戰等數十名藝人獻唱,并在2月2日發布抗擊疫情主題MV,向抗疫一線的工作人員致敬,鼓舞人們的信心。

    王力宏很喜歡這首歌帶來的正能量和希望,于是自己又創作了獨唱版本。不同的是,獨唱版的MV號召了粉絲們參與創作。粉絲們用一條一條溫暖的心聲,去支持白衣天使和其他在一線抗擊疫情的工作人員,在視頻中都得以呈現。

    談及粉絲參與的這版MV,他感慨道:“我覺得粉絲們才是最棒的!他們每次都給我帶來感動,我們團結在一起去做好一些事,是我身為公眾人物覺得最驕傲的一刻,也是我這份工作最值得的一刻。”

    當有機會做公益音樂,或是參加具有特別意義的活動,會讓王力宏覺得更有價值。不僅是公益歌曲《堅信愛會贏》,還有他2019年參加的“亞洲文明對話大會”表演、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文藝晚會《奮斗吧中華兒女》,以及演唱第七屆世界軍運會主題歌《和平的薪火》等,都讓他有著不同的感受,“我現在想的是做音樂可以讓世界更美好。這不是比做純商業歌曲更有價值、更有意義嗎?”

    王力宏認為,現在自己的觀點和視野變得更加寬廣,不再那么局限在自己身上,這與他步入婚姻、成為父親有著很大的關系。他覺得單身的時候,常常會想表現和反映自己內心的失戀、孤單等情緒,而成為父親之后,開始比較少考慮自己,更多考慮孩子們還有其他人的感受。

    “我的小孩讓我內心產生很大的改變,現在我做的音樂和參加的活動,都會跟他們分享,也想跟他們解釋我為什么這么做。也就是說,我現在都會考慮我的動作是帶給孩子什么樣的示范,從中可以分享什么樣的知識和教養給他們。相信很多父母跟我有同樣的一個轉變吧,就是一個180度的轉變。唯一沒有改變的就是我對音樂的真誠。”王力宏分析道。

    如果下次還要“云錄制”節目

    我一定舉雙手同意

    “我相信我們的世界會越來越數字化,而疫情只是讓所有本來就有的計劃快速地發生。”王力宏講述著當下的變化。

    居家隔離的要求,使許多綜藝節目都采用了“云錄制”的形式得以為繼,這其中就包括了王力宏所參加的《天賜的聲音》。

    春節前夕,浙江衛視邀請王力宏擔當節目常駐嘉賓,可以選擇與每期前來表演的歌手一同合唱經典歌曲。他在錄影棚內錄制了兩期《天賜的聲音》,便被疫情阻礙,缺席了之后的三期節目。

    王力宏原本以為自己再也無法參與節目的錄制,但節目組并未放棄,讓遠在臺北的他線上錄制。“云錄制”也給王力宏帶來全新的工作體驗。

    家中隔離了兩個月之后,3月30日,王力宏在微博發布“云錄制”工作照,“云端連線臺北與杭州的棚同步錄制,復工的感覺真好!”

    如今,再次回憶上半年兩個月的節目錄制,他認為雖有遺憾,但瑕不掩瑜,“如果下次還有機會用這種形式,我一定舉起雙手同意。我覺得唯一的遺憾是線上做音樂時,會有一點延時的問題。不過,這可以通過技術克服,這絕對是未來的趨勢。”

    王力宏所感知到的延時問題,作為觀眾是難以察覺的。他起初復工錄制的節目,隔空與歌手李泉合唱經典公益歌曲《We Are The World》(天下一家)、與陳楚生合唱《無問西東》毫無延遲,均以溫暖的歌聲完美呈現。

    出乎意料的是,這樣的表演卻讓在場的評審團認為缺少創新,沒有體現“編曲”上的新穎。音樂人丁薇直接喊話王力宏,“期待下一次你可以展示在編曲上的顛覆”。

    王力宏這才意識到,原來大家更喜歡“辣菜”,讓音樂“燃爆”舞臺。而此前他所認為“音樂是一種生活方式,可以像朋友一樣真誠坐下來談話”的觀念,在有些綜藝節目里已不再適用。

    “這次其實挑戰了我作為音樂人很多方面的能力,我一開始以為,節目叫《天賜的聲音》,因此重點應該是會在人聲的部分。后來,我才知道這是一個多元化、360度的音樂節目,編曲、選歌、選擇的對唱嘉賓,甚至整個舞臺的呈現方式都是評審團和觀眾會考慮的因素。簡單來說,大家看的是每一個表演的用心度,所以比原來想象的挑戰性更大。”王力宏講道。

    果不其然,王力宏真的“炫技”了。

    做音樂不一定只是“辣”而已

    我希望可以兼顧

    一秒鐘可以說出幾個字?王力宏和新疆說唱歌手那吾克熱改編的《飄向北方》展示了驚人的快嘴說唱技能,他的15秒說唱里中英文夾雜,平均每秒鐘說唱8個字,并且吐字清晰,使在場的歌手和評委瞠目結舌。

    這份“辣菜”確實“點燃”了網友,表演迅速引起全網討論。“王力宏rap”“王力宏那吾克熱battle”“王力宏reader秒變rapper”“王力宏炫技”等多個話題登頂微博熱搜,閱讀量近3億。網友發現,王力宏的說唱語速讓字幕都無法跟上,被贊嘆是真正的“中國有嘻哈”“神級現場表演”。

    他的轉變取決于做音樂的不同角度,原本偏好于溫暖的“熱湯”,卻忘記綜藝節目比較喜歡“辣菜式”的表演,可以產生節目需要的高討論度的熱度和流量。

    “但是我做音樂,更多在想這個世界上需要什么樣的音樂。其實,不一定只是‘辣’而已,目的也不一定是有很多人傳播、轉發、評論。有時做一些具有深度,甚至挑戰大家耳朵的音樂,可能只會被少數人欣賞。可是,這些少數人是否想過,他們的影響力可能很大,這也許是我更想要觸碰的聽眾群。例如我的忠實粉絲或者一些瘋狂的音樂愛好者,又或是真正喜歡藝術的人,這些可能和電視節目、綜藝節目的出發點不太一樣,我希望最好是可以兼顧。”王力宏談論道。

    當然,他也的確做出了“兼顧”。

    《天賜的聲音》最后一期節目,王力宏和歌手胡彥斌合作,演唱王力宏自己的經典歌曲《大城小愛》。與此前各個演唱版本全然不同,他一個人變身合唱團,分別錄制了九個聲部,打造無樂器純人聲伴奏的“阿卡貝拉”的形式,利用“負面和聲”的音樂理論將《大城小愛》改頭換面。節目呈現之時,九個王力宏分別出現在節目的大屏幕中,圍繞著胡彥斌,讓整個表演成為令人驚呼的“藝術品”。

    “如果你和我一樣,是會豎起耳朵聽音樂,而且喜歡認真聽細節的人,應該就會大飽耳福!里面埋了很多驚喜!”王力宏做了高難度的改編,也同時想辦法去用較為綜藝的包裝方式讓更多的人去欣賞。

    我的音樂一開始也不成熟

    外界允許了我很多次的失敗

    “讓更多的人欣賞中國音樂”是王力宏出道以來的內心理想。不論是他早期開創了chinked-out(華人嘻哈)曲風,還是現在鼓勵新人歌手勇于創作,他始終希望中國的流行音樂能夠得到世界的關注。

    “雖然我在《飄向北方》快嘴部分調侃了《中國有嘻哈》節目,但是這只是表演的效果而已。我實際很喜歡這個節目,也很高興這幾年中國嘻哈音樂越來越走向主流了。我最終還是希望中國的流行音樂能夠在世界上被關注、被欣賞、被追捧。現在中國有這么多厲害的說唱歌手,我相信,這個目標肯定可以做得到,但是這些年輕的藝術家必須要有前輩和媒體的支持。”

    王力宏分享自己的經驗,鼓勵新人歌手,“說實話,不到20歲出道,我的音樂一開始也很不成熟,但因為時機不同,所以外界允許了我很多次的失敗和學習。我現在的創作是在過去25年里寫過上千首歌的基礎之上,才有現在的寫歌、編曲和演唱的能力。我剛開始肯定不知道怎么寫歌,而且寫了很多很難聽的歌。但是現在的年輕人寫了一首難聽的歌,就會在網絡上被嘲諷,被成千上萬的人批評,說他們不行,打擊他們的自信。這是我剛出道時,沒有面對過這樣的壓力。以前的專輯沒有紅沒關系,第二張再試試看,第三張甚至第十張繼續努力。現在的新人出了一首單曲,可能‘見光死’,甚至說不上曇花一現。”

    他希望現在的年輕人必須對自己有信心,“學音樂是一輩子的馬拉松,不是一場短跑比賽而已。”

    他相信,音樂人就是要唱歌和做音樂,演員就是要演戲,要腳踏實地,也要突破自己,不能好像在象牙塔一樣高高在上,“那樣的藝人可能會神話自己,但實際的技術肯定在退步。我寧愿做一個真誠的音樂家,一直在鍛煉自己,努力學習,不斷地挑戰自己,同時也敢于做一些跨界的挑戰。”

    他談到了5月底和印度及東南亞的朋友,在線上合作純音樂《追著駱駝》的跨界挑戰。在這次的合作中,王力宏只是純粹擔任小提琴手,卻直言收獲很大,“我非常喜歡這次合作,沒有任何的包裝跟噱頭,合作的每一位音樂家都是亞洲之最,音樂性非常高。”

    各種方式都可以分享音樂

    我會樂在其中

    除了5月底與朋友在線上跨界合作以外,6月27日,王力宏還參加了2020屆畢業生“未來你好”線上畢業晚會,為今年的畢業生送去祝福。他在臺北辦公室里直播彈唱自己的經典歌曲《我們的歌》,沒有華麗的舞臺效果,只是在房間里邊走邊彈唱,并帶領大家觀看他的作品海報長廊和作品獎杯。他希望畢業的同學如歌詞中唱到的一樣,“讓感動,一輩子都記得”。

    當晚,他的表演就分別以“王力宏給2020屆畢業生的歌、王力宏彈唱我們的歌、王力宏到底有多少獎杯”三個話題,同時登上熱搜,引起網友的討論。

    最近,不少歌手舉辦了線上演唱會,很多粉絲也期盼著王力宏能做一場直播演唱會。但是,王力宏表示自己暫時不會用直播方式去做整場演唱會,“因為這跟線下演唱會還是有很大的差別。”

    “所以,話說回來,以我這么愛舞臺的一個藝人來說,我最期待的還是疫情能夠趕快過去。我迫不及待繼續做世界巡回演唱會,繼續把我們中國人的音樂帶到全世界各個地方。”王力宏期望著這一天趕快到來。

    回首上半年,無論是視頻上課,還是云錄制,又或是線上直播表演,王力宏感到數字化進程愈來愈快。只不過,他認為對于藝術家來說,其本質是不會改變的,“雖然科技和敘事的方式不斷更新換代,但是音樂還是很重要,表演、分享故事、真實的人與人之間的交流還是很重要。”

    正如他所經歷過的時代一樣,從剛出道時是卡帶,后來轉為CD,之后是流媒體發展……“其實這只是很外在、很表面的改變,什么是好音樂,什么是流行文化,什么是人跟人之間情感上的交流,這些不會改變,永遠都是重要的。”

    他繼續講道,“我只能說我會堅持做音樂,無論以后平臺或者是媒體呈現方式會有什么樣的變化,或科技有何改變,都不會影響我對音樂的熱忱。各種方式都可以分享音樂,而且我都會樂在其中。我可以保證,我會盡量學習新的科技和擁抱一切的改變,讓歌迷們最方便地繼續聽我的音樂。”

    作者:韓世容 責任編輯:劉陽

    推薦欄目

    觀點 / 南報網評

    熱點文章

    讀圖

    談資

    周刊

    視頻

    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av片